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吃人传销"曾引发多起命案

2017/8/8 14:13:47      点击:
近日备受关注的大学毕业生李文星之死只是揭开了传销黑幕的一角除了坠亡,像李文星一样的溺亡的,还有身陷天津西青区一传销窝点的石某。

裁判文书显示,2013年3月,石某通过网上聊天与传销人员相识,同年4月10日被骗至天津市西青区杨柳青镇十三街久安里1条51号平房内。为了使被害人石某从事非法传销活动,传销人员以劝说、跟随等方式限制石某人身自由。2013年4月11日,石某跳入河中逃跑,在逃跑过程中溺水死亡。

脚踹踢头部,扇打耳光,手指戳肛门、脚踢裆部、皮带勒压颈脖,在江西樟树市的一个传销窝点里,2015年3月,蒋某遭受4天的折磨后肾衰而死。

大门上锁,窗户钉死,以棉被隔音,被轮流看管、恐吓威胁,2016年7月,宋某身陷江苏无锡的一个传销窝点一个半月后,趁间隙从阳台窗户逃离时坠楼身亡。

经梳理发现,近五年来法院判决的因传销引发的血案,仅以故意杀人罪定案裁判的至少有15起。除此之外,非法拘禁、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更不乏实例。

这15起案例中,7起案例中的7人在传销窝点遭受暴力殴打等情况后死亡;2起案例中妻子陷入传销与丈夫发生矛盾,丈夫行凶,1人死亡;5起案例为被骗者因要求退钱、离开遭拒或者报复对传销人员行凶,其中1起未遂。另有1起案例,女子因未婚夫拒绝加入传销行凶,但未遂。

烧之不尽、久治不愈的传销

传销组织蔓延,何以像野草一般烧之不尽、久治不愈,有其深厚的根源。强调严打固然是基本的,不过不能除根,正如现实已经表明的那样。需从多个层次加以具体分析,才能有真正有效的对策。

传销之祸由来已久,刑法专门增设“组织领导传销罪”亦有多年,尽管各方对此一直保持高压态势,但时至今日,它仍在中国多地肆虐。

眼下,许多非法传销由公开转入地下,由传统传销转向网络传销,由商品传销转向金融传销,传销组织还在不断进化,隐蔽性和欺骗性更强。

根据多家媒体的报道,有些地区传销问题持续多年,当地民众甚至已习以为常。虽然当地警方也进行了多次打击,但传销组织一直与警方打游击。

传统打击传销最常见的方式是“运动式执法”,但显然不足以正本清源。运动式执法自有其优势,即“集中力量办大事”,可以在短时间内实现既定目标,取得成效。但其弊端也很明显。一旦缺乏长效机制,风头一过,各种传销活动又将死灰复燃。

事实上,传销聚集地地方政府对传销活动也非放任不管。例如有报道显示,自2008年至2014年6月,光是天津市静海区有关部门累计打击传销行动就多达400次,累计取缔传销窝点1300个,教育遣返参与传销人员3.5万人次。可见,打击传销活动已成为当地一项重要工作。

最大传销案:头目2成是大学生

当年以“蝶蓓蕾”化妆品为依托的传销网络组织涉及全国60万人、20个省份,涉案金额高达20亿元,仅公安人员掌握直接证据的A级头目就有1000多名,是彼时全国破获的案值最大、参与人员最多的一起传销案。

据不完全统计,该案传销头目中,大学生占20%。“有些大学生希望通过传销攫取第一桶金,结果是越陷越深,不能自拔。”山东聊城东昌府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办案民警说,传销头目正是看中了一些大学生的这一心理,将诱饵抛向大学校园。

在有些传销案例中,不少是被同学、校友或学长骗去的案例,当年案中,女孩小兰就是被学长以好工作为名骗进去的。当年20岁的小兰在湖南一所大学读大三,暑假开始后便回到家中,并着手准备找工作。当年8月10日,小兰接到学长小军的电话,说他在聊城工作了,希望小兰也能过来工作,并邀请其到聊城面试,但没想到落入传销组织不能脱身。

山东籍两名青年涉入传销组织后死亡,两起传销案件的受害人都是大学毕业生,均表现出了参与者学历高的特点。当年的办案民警介绍,这次与2006年的案件特点一致,当年参与传销人员文化程度高,在校和待业大学生的大量加入是突出特点,也让专案组成员感到痛心。广州市空调维修

传销为何屡禁不止

传销从未被彻底清除。分析起来,原因有好几层。

首先自然是有些地方政府打击不力。根据此前许多报道可以发现,为了搭救传销组织的亲人,许多人只能采取自力救济的办法,花钱疏通传销组织所在地的“关系”,才能救出亲人。有时,执法部门在接到求助后也会给予帮助,但往往是以个案处理了事。甚至,一些执法部门及人员可能与传销组织存在勾结。如之前央视新闻频道报道的西南某省的传销乱象中,一些传销者被抓之后只要给钱就能出来,“每个级别都明码标价”。甚至有工商局副局长曾受贿39万充当传销“保护伞”,后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打击不力还体现在部门间的推诿扯皮。去年12月,《新京报》在报道燕郊传销猖獗时就有这样的细节——对记者举报传销,燕郊工商分局把记者推到市局“打传办”,“打传办”称抓人是公安部门的事,而当地公安部门则说打击传销需要工商部门牵头。面对传销问题,不同部门之间踢皮球,这并非个案。

2005年,国务院颁布《禁止传销条例》,2009年,全国人大常委会修法将“组织领导传销罪”列入刑法。显然,只有地方政府的打击更有力,这些法令才能奏效。
传销被比喻为“经济邪教”,十分恰切。摧毁传销组织最根本还在思想观念层面。

传销组织跟邪教最相似之处,在于建构一种世界观。传销组织所建构的是一种经济领域的世界观:它告诉你宏观经济方向是怎样的、国家经济战略是怎样的、财富是怎样生成的、为什么你参与本项目会发财,自圆其说,并用许多“知识”和仪式来不断渲染强化。这些东西比抽象的经济数据更符合一般人的直觉、容易听得懂。一旦你信服了这一套,也就沉浸其中,即传说中的被“洗脑”了。
追求富裕之心,人皆有之。但求财观念越疯狂、对现代经济常识越缺乏的,越容易陷入传销陷阱。因此,对普通民众来说,想要对传销彻底免疫,还有赖于经济常识性素养的普遍提升。
亲-欢迎您访问广州空调维修公司,若有问题可联系在线客服,转载注明:http://www.kongtiaoq.com